愛的故事:遠望,我的曾經

1360 次閱讀

看著外頭久久不能自己的斧頭,是想到之前曾經發生的事嗎...?


侯媽常常這樣安慰斧頭:斧頭乖,別怕,現在已經沒事囉!

牠是一隻剛救援時全身上身無一處完好的孩子

當初我們把斧頭從垂死邊緣拉回來,
那時候的牠眼神裡充滿著絕望以及恐懼,抱起牠的時候,腐爛發臭的味道充斥在我們周圍,血肉模糊的傷口更讓我們久久不能自己,
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治療,斧頭出院了,但是牠將自己的心封閉了起來,
對人對狗都極為有敵意,也許是之前受的傷太重了...任何的人事物都讓牠拒絕於千里之外,
侯媽帶著牠讓牠成為了車狗,希望能打動牠的心,讓牠選擇重新接納一切.

遠望,我的曾經